Muer。流光細嚼 -- Muer 諮商心理師

關於部落格
關於自己\他人\世界之間
  • 4118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捷運上的男孩


更酷的是,之後幾站,他開始會與到站廣播同時說,
真的是同時!而且一字不差,連音調的抑揚頓挫都一模一樣,簡直才華!


忘記他模仿到第二還第三站的時候,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好想跑到他身邊說「你好厲害」,
但苦於當時是上下班時間,捷運上很多人,要移動則困難重重。
當我笑出來時,抬頭看了看四周,想看看是不是有人跟我一樣感受。

結果發現大家都低著頭,或是偶爾向他的方向投向幾眼,又低下頭去。

我突然想起,以前的我應該也會是跟大家一樣吧,
覺得這樣的人好奇怪,或覺得緊張,或是視若無睹。
到底是不是所謂對「不一樣」甚至「精神疾病」的「污名化」或「標籤化」
(這些用語最近大概已經聽到、熟到快爛掉了),
所以大部份的人,對於這種「不一樣」會無法接受、甚至恐慌,我並不知道。
只是從鄭捷事件之後,捷運發生多起恐慌,
及李立群居然能在表演藝術雜誌上寫下
「亞斯伯格發展到極致,就是捷運上隨意殺人的年輕人」或可看出端倪,
的確,這些標籤化、污名化很是傷人,但有時候我想,
或許這真的是心理衛教知識推廣不足造成之部分結果。

不過,我另外想到的是,
有的時候,我們真的很難接受跟我們思想、行為不同的人,
好像得在體制內、規則內,我們才有辦法看到對方的「好」,
若不按規則來、沒有制度認證,對方的「好」,好像就不存在。
所以在捷運上模仿,很奇怪、很沒sense;
但如果在人際關係間、電視媒體上搞笑模仿,可能就會受到很多讚揚甚至被喜歡。

所以,如果想要做些改革、做些不一樣的事情,
有時候我們也習慣在體制內,按照社會與大人的期望,
先達成一些「好」:好成績好學歷好工作,然後,再試圖「改革」。

不知怎麼,我想到太陽花學運。
我們強調很多知識份子參加,強調我們很理性和平愛整潔有糾察隊,
超級害怕被貼上「暴民沒知識」的標籤。
於是成為體制內追求改革的好寶寶們。

我也想到我以前遇到的好多人,已經獲得了好學歷、甚至好工作等名聲,
卻沒辦法真心的相信自己夠好,
總是得達到一定的目標,獲得權威的讚美,才相信自己「至少不差」,
沒辦法好好欣賞自己的優點,也沒辦法好好欣賞別人的。

好像是要被「認證過」,或是社會覺得「這個好」的長處,才值得被欣賞。

所以有時候,爭相去得到那些好寶寶貼紙,極力去避免那些壞的標籤,
有能力遵守這些規則的人,變成所謂的「人生勝利組」,
沒學到這個能力的人,有時就在這個體制內傷痕累累。

但,得到好寶寶貼紙的人,若沒有學會自己欣賞自己的「好」,
那些貼紙,只是別人貼的,不是自己貼的,
造成的只是更多心裡的空虛而已。

其實從這件事可以討論的有好多好多,我寫的也有些零亂。
只是我曾經以自己一直是「體制內的小小反叛者」隱隱為傲,
認為自己不是所謂的乖學生。
但我越來越清楚自己為了待在體制內「反叛」,為了「不落人口實」,
卻更努力的爭取那些好寶寶貼紙,只是為了讓自己做的「小反叛」能「師出有名」。
但相對的,以前的我也無法真正欣賞在體制外的「好」,
那些「應該」囿限了我的價值觀和視野,也讓我的心變得空虛,
一直要「好」卻不相信自己是「好」。

未來能夠成為怎樣的「大人」,我並不知道,
但我真的希望我能夠學會看每一個美好,
也希望自己能學會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好」。

「包容」與「接納」,或許對我來講是太飄忽的詞,
我只懂用這樣的方式實踐著我自己的想法。


下次,如果又遇到他,一定要下車跑過去跟他說你好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