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er。流光細嚼 -- Muer 諮商心理師

關於部落格
關於自己\他人\世界之間
  • 415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腦男--看帥氣的斗真就好(很多雷,慎入)

 
電影一開始「又是」教堂詩班合唱

忘記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好像是歐美的殺人驚悚片起頭(還是日本)

總之很多驚悚殺人推理片的開頭很愛用教堂唱詩班營造氣氛

但我以為這個已經是極為老梗的手法,以前日劇沈睡的森林等以下一二三四五六七族繁不及備載

殊不知2013 的電影還是用這開頭 好吧好吧算是致敬好了

一聽到這個開頭讓我大概就有了個先入為主的想法 覺得大概會冷梗滿天飛


不過,電影片頭一開始的劇情發展,提到國外的受害者與加害者對話的實驗

(不知道是否真有這研究)

 

 
還有爆炸之後的畫面拍攝,




都還讓我覺得有些驚豔,雖然我覺得松雪泰子的演技有時候有點硬,

(畢竟不是真的精神科醫師?)

後來爆炸時,抱著小孩的樣子也讓我覺得有點太過,

不過如果將之解釋成前面罵車上小孩的罪惡感反撲,倒就變成很細緻合理。

但越後來越覺得松雪果然還是演技派的啊,比起捲捲米粉頭洋介先生

江口洋介與他衰小的跟班



這跟班真的很衰小,稍後再述


後來出現的女醫師的媽媽



原本看影片時我不知道這是小說改編,因此出現這段,

讓我覺得這部片編劇真有深度!也對照電影一開始女醫師有興趣的研究

兩人的互動真的就讓我一直想到家族治療的一些論點

也是有這麼厲害的女兒,媽媽才能這樣不中用下去,一直當病人

女兒越厲害、越會照顧媽媽,媽媽就越不用有能力,真是個可怕的互動。

但人的感情是這樣,即使知道,也沒辦法不管他或狠下心來吧!

雖然無法不管,但不可能沒有怨懟,

所以就出現最後女兒說的那句話,刺向媽媽,媽媽不可能不痛,

但媽媽也是,前一句說的那句話,

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有種暗示「哎呀你運氣真好你弟就沒有你這個運氣」之類的感覺

或者下意識的也把這些痛苦與憤怒想要怪在跟自己最親近的女兒身上吧,

果真是很辛苦的互動啊!


接下來就是警察查案過程


 

是說江口在這部片的角色頗平面,

而且就是那種典型酷跩沒禮貌講話大小聲不記得後輩名字沙文主義又對人呼來喚去的硬派刑警

這裡真的很想讓我大喊:現在還有這種刑警嗎啊啊阿啊阿啊阿啊

總之這兩個刑警的互動就是非常典型  典型到遇難的都是跟班

於是就有了跟班衰小三部曲。 


衰小一:

現場什麼東西都是常見,只有一個東西很不常見,

有在看電視的都知道,這很可能是兇手的陷阱,就算不是,也很可能是兇手吧,

但是刑警不管知不知道,都只能兩個人自己去,

所以兩個人隻身前往第一個購買地點,

江口不意外地叫小老弟先上,結果小老弟被爆炸彈飛:



小老弟你一定是騙人的吧,有這種前輩你怎麼可能有命跟他搭擋三年?

總之小老弟被爆炸彈飛,江口探頭大聲地問你有沒有事,

小老弟說沒有,江口就進去了

(喂這時候沒有再打電話叫支援的嗎?你們面對的可是連續爆炸案兇手耶)

不過如果是為了展現出刑警有勇無謀的個性,倒也是相當中肯XD

然後主角+天使帥哥登場




生田這角色被塑造成美貌、純潔無垢、卻又無感情痛覺等

很像日本人很喜歡的衝突角色

對照兩個爆炸殺人犯的青春純惡感  都算是日本的典型衝突角色

生田和兩個爆炸壞壞女把角色都演得很好,不過有點可惜的是,

他們這兩條線各自都有很值得深入說明的部分,但大概是礙於電影長度,有些地方很快的帶過去,

像是腦男的無痛感、無感情、但卻有莫名的正義感來驅使他殺人,究竟是為什麼咧

只用變態祖父的那招我覺得有點太快也太淺了,有點可惜,

變態祖父突然變態起來的偏執,也有點轉的太快,

兩個爆炸壞壞女這條線也超厲害的,但也是很快的帶過去,

不過這三個人演技都很好,拍手~~~~


講完好的,又要來介紹江口的跟班衰小三部曲了,

總之剛遇到爆炸的小老弟,完全沒有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的這種事,

壞壞女出現想劫走最美殺人機器帥哥時,小老弟又衰小中彈,衰小之二



最後居然連在醫院都不得閒,被拿來當人肉炸彈:



江口跟最俊美殺人機器快樂打架,大家都無視小老弟的炸彈只剩幾分鐘

最後小老弟只好無望的說「好啦好啦別打了我死就好了」

這部片真應該剪個特輯跟小老弟致敬一下


比起不知道在激動啥的江口,松雪的角色好的多了,

電話對著腦男說「你怎麼可以決定誰的生死」顯得煽情

後來又讓她發現自己的婦人之仁差點放走了一個兒童虐殺累犯時

最後抱著被發現兒童的那場大哭,有前面的煽情對比加上這幕真的就很棒

那是關於自己的價值觀的破壞與重建,「人性本善」的懷疑

導演的打臉打很大,或是說,作者打臉打很大?

不過如果真要用系統論來看,當然還是不完全贊同把錯都怪在一個人身上的這招,

但也並不是個人都不用負責任,這種事情,絕對不是一翻兩瞪眼,能夠有非黑即白的簡單解答,

只能說,所有立場都是我們自己的選擇,

而我們的選擇乃建立在我們自己過去的經驗與知識背景。


仔細想想,這部片也沒有這麼不好看,

實在是因為江口洋介不知道在幹嘛,加上我不懂的打鬥跟撞車鏡頭異常的多,

還有女醫師故意要問美少男「你想不想跟我sex」有自肥之虞XD

加上可憐跟班小老弟的衰小三部曲,讓我覺得比起開頭的讓我期待,

後面有點亂七八糟老梗大亂鬥

也可能是我抱著的期望實在太高。


不過剛好前幾天看完彷徨之刃的電影,

小說也是好幾年前看的,兩部片連著讓我想到:


到底是誰有資格決定殺人犯的生死?

是社會制度授權給法官的嗎?那受害者家屬呢?

他們的位置、還有權力(或權利,雖然用這兩字很令人難過)在哪裡呢?

讓一堆媒體、輿論或法律制度,來決定其實對於受害者家屬來說,是自己跟嫌犯兩個人之間的事情,

而且認為這樣才顯得公平客觀安全社會負責非個人負責布拉布拉之類的....


我們,是不是,顯得太傲慢了些?

不過我也知道法律制度客觀判法的存在必要性,否則有時更是可怕,

(各位在法界工作的朋友我絕對沒有要踢館的意思,請不要打我)

但是看到<彷徨之刃>電影的老爸(老爸你演的真好),真的是讓我覺得:

「啊管什麼法治老爸你就去跟那個死小孩PK吧!!」


最後附上腦男生田斗真的養眼鏡頭:在網路上找到的gif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