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Muer。流光細嚼 -- Muer 諮商心理師
關於部落格
關於自己\他人\世界之間
  • 41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永遠,有多遠?--小林村與那瑪夏鄉,災後一年

過去的民族數位機會中心(簡稱民族DOC),就是那瑪夏鄉數位學習教室的據點,而小林DOC,就是原本小林村設置數位學習教室的據點。八八風災過後,民族DOC拆成兩處:一處在那瑪夏鄉的山上,也就是原本DOC的所在地(居民居住之地),另一處則是在大愛園區的永久屋。小林DOC則由於風災,雖然已經沒了,但是中華電信基金會在新小林安置中心設置數位好厝邊,設立數位學習教室在新小林的組合屋裡面;而部分電腦則是在別的地方,等待小林村的永久屋建好後,再決定未來設置的地點。 由於山上的天候不穩定,只要下大雨就無法通行,所以老師們在旗山市區設了一個據點,聯繫工作上也會比較方便。 李小英老師是個很特別的人。原本她先生蔡老闆開設科技公司,李小英老師則是幫忙她老公一些公司的事,後來有小孩之後,慢慢走入家庭,就是個經濟狀況頗佳的「老闆娘」。會開始推動數位學習、走向公益,也是無心插柳的狀況,但是當投身至偏鄉數位學習,「平常待在家裡,每天都說這裡痛、那裡痛,跟蔡老闆抱怨;忙於工作時,根本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但是現在,我覺得我不但賺到健康、又可以到處跑、到處去玩,而且能夠幫助人,我覺得我好快樂!」 因為李小英老師,他的先生:蔡老闆也一起投身公益,後來連他的女兒也一起加入,到偏鄉教電腦、教工藝,協助他們在地產業推動,陪伴這些偏鄉的朋友,和他們一起成長。 這天為了要帶我們到多點地方看看,蔡老闆特別放下忙碌的工作,親自開車接送我們,「山路很難開,我不載你們,我不放心啊!」蔡老闆憨厚的笑著,沿途中蔡老闆的手機幾乎是沒斷過,一通一通都是工作業務上的事,讓我們更感謝蔡老闆的心意。 一開始小英老師先帶我們到目前安置那瑪夏鄉朋友的大愛園區,據老師說,目前有三分之二的那瑪夏鄉朋友待在這裡,有三分之一的朋友待在山上。目前慈濟蓋的六十戶中,大概住不到一半吧。 進入大愛園區,的確房子蓋得很漂亮,一棟一棟的,但不知為什麼,我感覺有些蕭瑟。 老師聊到慈濟的朋友給這些災民很大的壓力,我很好奇箇中原因。 「真的很感謝慈濟他們這麼快的蓋好這些房子,但是慈濟的志工幾乎每天都會到災民家『探望』,這種過渡頻繁的探望會造成災民很大的壓力,但由於對方是好心,這些部落朋友也不好意思直說;加上這些原住民朋友都是信基督教,和慈濟的信仰不同,慈濟的志工大概也會勸轉信仰,所以災民也有一些心裡的衝突。」老師說的含蓄,但看到園區內很大片的精舍,和被擠在園區一角的教堂,也能想像大概的狀況。 「在這裡,很多事情跟媒體報導、跟民眾的片面理解不同,除非身在此處,才能瞭解真正的狀況。」的確,老師說的沒錯。這時候又聊到了關於住山上的必要性及永久屋和組合屋的問題。「有些人想,有安全的永久屋不住,為什麼你們要回到山上?原住民的生活很簡單,在山上,喝山泉水、打獵種菜,不用花一毛錢也可以活下去;在平地,吃住樣樣要錢,大家在平地也不見得能找到工作,所以有很多家已經沒有的部落朋友,是到山上工作,回山下永久屋住;甚至有些人還需要山上的朋友拿食物來接濟他們。」 「而這些住永久屋的朋友,他們都還沒拿到權狀。」 可能很多人不清楚永久屋和組合屋的差別在哪?為什麼災民寧願住組合屋或是回山上,卻不願意住永久屋?原因是:目前組合屋是給「有可能回家鄉」的災民住的,如果你選擇住永久屋,就代表你放棄了山上的土地繼承權;對這些部落朋友而言,他們住山上雖然看似不便,但至少房子和土地都是他們自己的。但是住永久屋,目前土地是政府的,政府並沒有打算給這些原住民朋友;而房子的所有權,是慈濟的,據說兩年後會把權狀給這些部落朋友,但是不是真的會給,其實一切都是未知數。 你可以想像嗎?地主是政府,慈濟是房東,而災民是借住的,只是不用收房租。 但是,他們用來建房子的這些錢,多半是那時候募款說要幫助這些災民的愛心捐款。 但事實上,這些災民拿到了這些錢嗎? 除了有這些永久屋可以住,他們沒有拿到錢。 我問老師:「那些捐款呢?每個電視台都是千萬甚至是幾億耶?」 老師笑笑的說:「那些大人的事情,我不清楚。」 老師還跟我分享了一個讓他很感動的事: 宜蘭龜山島數位機會中心,在災害發生之後,大家幾百幾千的湊了二十幾萬,親自送過來給老師,讓老師拿給災民。在數位機會中心上課的人,都是些七八十歲的阿公阿婆,大家身上也沒多少錢,可是就是這樣湊一湊,很辛苦的送過來。 老師就把那些錢帶進去,在當時那瑪夏暫時搶通之際,發給那些災民, 一戶六千,先過生活。 「你知道就是有那麼多可愛的人,我怎麼可以倒下去?」 聽老師這麼說,說想哭真的太矯情(老師都沒哭自己憑什麼哭),可是,很鼻酸。 樂觀的老師還說:「後來宜蘭因為颱風也是淹水,我當時真的好緊張,想說他們對我們那麼好,我們到時候一定也要幫助他們,可是我們沒錢怎麼辦?」多可愛的老師啊! 在大愛園區的DOC駐點,部落媽媽們在辦公室裡做月見草編籃,一個一個都好漂亮。老師笑著說,這些媽媽領原民會補助一天八百的協助就業款項,簡稱「八百壯士」。老師跟媽媽們很開心的聊著天,問候他們最近的狀況。 有的時候,能給這些受災朋友的不只是錢,愛與關心更加無價。 離開大愛園區之後,我們經過旁邊的永齡有機農園,就是鴻海說要協助災民做有機耕種的地方。 原本那片是片樹林,之前大火後,很多樹被燒毀, 後來好不容易有很多樹又開始長起, 冒出新芽新枝。 因為郭台銘一句話,所有舊樹新樹一起被砍掉, 沒被火燒掉的樹,也都無一倖免,全部砍掉種有機。 現在,荒蕪的田裡,有一小塊種著一些玉米,就這樣。 有時候有些事情的荒誕真的讓人難以想像, 也許大家都是好心,都想替災民做點事, 不管是政府、慈濟、或是鴻海。只是如果能對對方多點理解,不要只想用自己自以為好的方式強加在災民身上,那有多好,心意也變的更慎重,更令人珍惜。 小英老師也說,有些災民,寧願領捐款,也不願意去工作,而她的作法是:把收到捐助的款項、申請到的專案經費拿去買手工藝的材料,讓這些部落的人一起做,而她幫忙推、幫忙賣,教導他們使用網路拍賣。 「一開始都沒人買啊,我就只好寫信跟他們買,可是又不能讓她們知道是我買的,因為希望讓她們覺得『有別人來買我們的東西』,讓她們有成就感,所以我只好一個人,化名成小英、老英、英英、英妹….然後地址都寫不同地方,有的寄到我哥哥家、寄到其他親戚家,讓他們以為有很多人跟他們買。」老師笑的好開心,好像是做壞事沒被抓到的孩子在炫耀一樣,旁邊的崇梅恍然大悟:「呴~~老師~~」 這些部落朋友,需要的不只是錢,還有被關心、被照顧,有一個小英老師這樣考慮到他們的自信心與成就感的建立,希望幫助他們自立,無怪乎這些朋友都很喜愛小英老師。 離開大愛之後,我們到新小林安置中心,也就是目前安置倖存的小林居民的組合屋,目前電腦就是擺在那裡。 慈濟的永久屋很炎熱,小林的組合鐵皮屋更加炎熱,巧遇的狗小白,本來看到我們很開心想來跟我們玩,結果發現我們待的電腦教室太熱,立即逃走回有冷氣的辦公室。 小林的電腦教室雖然很熱,但是小朋友們還是很常使用這邊的電腦。 在小林組合屋沒有待很久,老師就帶我們離開,前往下個點:葫蘆老師的家。 葫蘆老師是當地的一個做葫蘆手工藝的老師,技巧非常純熟,在八八風災之後,原本投身於幫助災民、教導災民葫蘆工藝課程,結果甲仙大地震,自己也成了受災戶。 但葫蘆老師很努力,他不但自己站起來,還幫助其他的災民。原本愁苦沉鬱的臉,現今,笑容也回到了他的臉上。
離開葫蘆老師的家,我們前往了小林村的舊址。 說是小林村舊址,其實是小林村九鄰之後, 一到八鄰的小林村都還在, 經過還留下來的小林村,到災難發生定點的路上, 老師跟我們分享當時在小林DOC的故事。 「小林DOC大部分是平埔族,比起民族DOC的原住民,小林DOC的學員真的很認真,大家跟我感情也都很好。」老師對我們訴說著以前老友的故事。「秀琴真的很認真,不管是學電腦或是手工藝課程,結果,全家十幾口都這樣走了,連住在雲林、來幫女兒的老父,也這樣走了。」 原本這裡都是村落,山從上面崩塌
以前的小林村,傍山都是村落 現在的小林 「山就從這個地方崩下來,還沒崩塌前,當天早上五六點,兩邊河道淹大水,他們就算想逃,也已經逃不了了。」老師指著右手邊的高山,現在整片山光禿禿的。「就是從這邊,『啪』的整個…怎麼可能還有命在?」 「國小三分之二的小朋友都走了,剩下還活著的小朋友,還有的天真的說,他以後的志願是開卡車、當卡車司機,因為他的書包還留在裡面,還沒拿出來。」 我們看著遠方,現在長著一些綠綠的草,那一大片,曾經是個村落。 老師走到高處,看著那一片被砂石淹沒的地,那底下,埋著他的朋友、他的學生。 遠遠望著老師的身影,說什麼都是多餘。 下山的路,懷抱著很多東西。 經歷了很多事的老師,依然樂觀,依然無私的,做他做的到的事情。 如果台灣有更多小英老師這種人,台灣會變的更棒吧。 這篇沒有寫的很好 只是純粹的紀錄 有些凌亂 如果有機會跟老師見面 相信獲得的感受會比現在從我文章得到的更多 本週末7/24、25在西門紅樓和華山藝文中心 華山藝文中心是辦一個災區產業的活動 有一些災區的朋友帶一些農產品和手工藝品來賣 西門紅樓的則是有兩個擺攤是小英老師和另外一個產業去 西門紅樓裡面的點台灣創意主題館也有擺放災區朋友的作品 大家有空可以去看看 即使沒買 給老師打打氣也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